第一偶像

第一偶像

更新时间:2021-07-21 20:41:36

最新章节: (求票,求支持多谢大家)这一刻,当萧雯说出王博这个名字的时候,举世震惊!无数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呆住了,不能接受,不能相信。所有的媒体人兴奋的难以自制,这意味着大新闻,以及后续持续不断的大新闻,短时间内根本不愁没热点新闻来吸引眼球。而那些之前对王博各种冷嘲热讽的音乐人们,此刻都是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刺痛

第二章 论述文章,古文典范

(多谢大家的支持,多谢每一个收藏的朋友,每一个投票的朋友。多谢打赏的灭天同学和消防员友同学。新期间,每天两更,还请大家支持,别忘记收藏,多谢)

男监考老师不是教语文的,所以看了几行字,只感觉很厉害的样子,似乎和课本上古人的文言文也不差多少的样子,但是并不知道具体好不好,当下给低声给女老师说道:“张老师,你来看看这个学生的卷子!”

张老师是高中语文老师,教育人十五年,在语文上的造诣是颇有一番的。她当下拿起卷子看到前面的白卷,很多常识题都是空着的,也是微微皱眉,可随后她就看到了最后论述题上的文章!

当先看到那很是顺眼的字迹,她就本能的很期待。

过秦论?

文言文?

论?

张老师眼睛瞬间绽放出炙热的光芒。

文科考试写文言文作文以及论述题的学生并不少见,每年高考都会有不少,想以此来博眼球,得到一个高分,可是能写的出彩的几乎没有,大多数都是故意卖萌而已。

毕竟,文言文已经有近两百年没有用过了,大家早就习惯了白话文,现在能写出规范文言文的人是少之又少。

所以,张老师只是一开始惊讶了一下,随后就放松下来看了下去。

可是。

当她看到第一段的时候,就是浑身一震,僵硬在了那里。

“秦孝公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当是时也,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具;外连横而斗诸侯。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

张老师看到这里,双眼绽放出光芒,忍不住低声念了出来,只感觉读了之后很是舒畅,心中有一股慷慨激昂的情绪在酝酿。

这就是古文类型当中论的特点之一,就如现在的辩论大赛一样,辩论选手一定要说的义正言辞,字正腔圆,富有激情,好像在打仗一样,气势上压倒对手,这样才能感染其他人相信自己的论点。

男老师看张老师看的入神,忍不住都低声念了出来,急忙拉了一下,道:“张老师,这里是考场!”

张老师这才醒悟过来,眼睛却还是不忍离开试卷上的那篇文章,看的是津津有味,低声说道:“好,我知道了,你去看着他们,我马上就来!”

男老师知道估计这篇文章可能不简单,当下没有多说,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去监考其他学生了。

而张老师则是拿着王博的这张试卷一连看了足足半个小时,将这篇过秦论看了近十遍,每看一次,她都觉得意犹未尽,似乎还有新的领悟。

似乎,在她看来这不是现代人写的论,而是真正的古人写的文章,其中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可以仔细的推敲斟酌。

男老师看不下去了,上来将张老师手中的试卷拿下来放在王博的桌子上,拉着张老师来到门口,一边看着考生,一边忍不住好奇地低声问道:“张老师,这里是考场,注意影响,这文章有那么好?”

张老师作为语文老师,平时就是一个文艺青年,喜欢收集一些自己喜欢的文章,此刻读了十遍过秦论,已经不自觉的背诵了下来,心中只有赞叹,看了看同事,声音压抑着一丝激动地说道:“李老师,你是不太懂,不然你估计也会着迷的。这篇文章,是我读过的最好的论。”

“最好的论?张老师你确定是他自己创作的吗?你刚才看到了,这个学生的卷子前面可是白卷,一道题都没有做,就做了这最后一道论述题!”

李老师有些怀疑地问道。

张老师思考之下,也逐渐恢复了理智,低声疑惑地道:“你说的也对,他试卷前面都是空白,按理说学习成绩不太好,这次历史卷子比较简单,很多都是常识题,他不应该不会做。可是,这篇过秦论我可以确定应该不是他抄袭的,我经常关注文学领域,如果出现了这篇文章,我肯定有记忆。”

她语气更加肯定地说道:“而且,一旦这篇文章出现过的话,不可能默默无闻,早就震惊文学界了。所以,应该是他自己创作的,如果要是抄袭,那就是抄袭不曾发表过的,但是抄袭的可能性不大。”

说到这里,她就更加的震惊了。

仔细思考之后,这篇文章的含金量是她都无法想象的。

国内文学领域研究古文的几个泰斗都写不出来。

文字词汇慷慨激昂,而且非常符合古文的用词规范,尤其是在更加符合论的作文目的,其中论点清晰,举例目的明确,最后论证论点的时候,让人无法反驳。

这是一篇经典而规范的论。

即便是张老师记忆中的诸多古文,也不一定比得上这篇文章。

李老师纳闷儿了,他看出张老师不是装的,当即说道:“那他为什么前面的题都空着?”

张老师答不上来,想了想,只能说道:“不知道,有可能是他不想做,觉得太简单了”

她思前想后,只觉得有这一个可能性。

总之,她不相信能写出这么精彩文言文的学生会是一个常识题都答不上来的差生。

然后,两个监考老师也不再继续说这些了,只是都把王博这个考生的名字记住了。而且,再次开始监考的时候,张老师就坐在讲台上不走了,一直拿着王博的卷子看的入迷

王博交卷之后就走出了考场,太阳才趴在半空中,刚刚上午十分,阳光正好,晒在身上暖洋洋的,让他心中的许多不适都逐渐消失,似乎这个世界的天空要更加的纯净一些。

既来之,则安之!

怀着这样坦然的心情,王博朝着外面走去,那一个个保安都以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似乎看着一个犯人一样。

在大门口有许多等候的家长,本来都保持着安静,不想打扰到考场里面的考生。

可是,看到王博出现之后,那一群家长顿时就沸腾了起来,纷纷走过来将王博围在了中间。

“这位同学,你交卷了吗?今天的试卷难不难?”

“同学,你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

“同学?监考老师严不严?”

“同学,你是哪个学校的?”

“同学,你是哪个考场教室的,和你同考场的有谁?”

一个个家长都带着一丝激动情绪地问着王博,都很想从王博这里能知道考试的信息,好让他们提前有点谱。

王博也感觉到了,即便是到了新的世界,这里的人们对高考依旧是一样的态度,那就是太重视了。

“额我,我也不知道”

王博面对一张张略微激动而殷切的家长面孔,无奈地说了一句。

毕竟,他几乎是交白卷的,记忆中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也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他并不知道那张试卷上的题目对现在的考生来说是难还是简单。

所以,他只能对这些在这里辛苦等待的叔叔阿姨,以及哥哥姐姐们苦笑了一下!

这些家长们看到王博凄苦的表情,似乎是生无可恋的样子,那肯定是没考好,大多数人心中都是咯噔一下,连带着担心自己家孩子起来,难道是考试题太难了?

而王博乘着机会急忙走了出去,朝着记忆中依稀记得的路朝着家里走去,脑海中在迅速地忆这里的信息。

王博,十八岁,航州第一公立中学,高三,文科十九班的应届高考生。

嗯,十九班,就是排名最末位最差的班了!

王博上辈子作为学霸,没想到这辈子成了最差文科生?